“80后”清华学霸疯狂敛财……讲述高学历贪官的落马故事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查看数0 放大 缩小

近日,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网站发布了《内蒙古博士后副局长借“绿色”之名谋“黑色”腐败》,文章介绍了被称为“学者型官员”的包头市林业局原副局长李福荣的贪腐之路,引发人们对“学者型”官员落马现象的关注。

据记者统计,近年来高学历、“学者型”官员落马的案例已有不少,仅今年以来就有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孟伟,重庆市渝北区委原常委吴德华等“高学历”贪官的违纪问题被通报。这些高学历贪官的落马故事是怎样的?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为您盘点。

“院士”贪官人前“节俭”人后“贪婪”:袜子破洞还继续穿

孟伟(资料图)

院长、院士、技术总师、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环资委副主任委员……身兼多个重要职务的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孟伟本应是生态环境保护领域的领军人物,但他没能抵挡住利益的诱惑,没有倒在污染治理的战场,而是倒在了被铜臭污染的“钱场”,从一名治污者沦为政治生态、自然生态的“污染源”。

孟伟是恢复高考后第一届大学生,1982年大学毕业后,被分配至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历任副处长、处长、副院长、院长等职。参加工作后,孟伟一直记着父母为给他哥哥找工作时“用省下来的肉票和白面低眉顺眼请人吃饭”的场景,并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然而,孟伟追求的“出人头地”不是鄙弃求人办事请客送礼的潜规则,而是羡慕和追随——在他看来,能帮别人是有能力的表现,别人送礼金体现了对他的认可和尊重。在接受组织调查期间,面对记者,孟伟直言:“我收的不是礼金,更多是在这个过程中被人求的心理满足感。”

一些私企老板摸准了孟伟这种扭曲的价值观,在与孟伟交往时车接车送、前呼后拥、豪华宴请、为其亲友安排工作、为其父母聘请保姆……这,让孟伟觉得“很受用”“很有面子”。

人前“节俭”、人后“贪婪”,是多位办案人员对孟伟的评价。在生活中,孟伟表现得很节俭,袜子破洞了还继续穿。但在私下里,孟伟给企业帮忙要收钱,提拔干部要收钱,分配科研项目要收钱,张罗专家给企业站台要收钱,连作为人大代表到地方考察调研也收钱,甚至在纪检组织到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就某科研项目存在的问题进行调查的当天,孟伟刚表态“要全力配合组织调查”,转身就在办公室收受礼金数万元。

根据中央巡视组移交的问题线索,驻生态环境部纪检监察组查明,孟伟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便利大搞权钱交易,先后几十次收受钱款,数额特别巨大。2018年3月,孟伟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被移送有关国家机关依法处理。

拥有博士学位的党员干部 却宣扬迷信每天打坐“修行”

吴德华(资料图)

2018年5月26日一早,重庆市渝北区委原常委、因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被免职的吴德华,到北碚区缙云寺烧香求前途,随后接到电话通知其回区委一趟。后来,据吴德华交代,当时以为是要被安排新的工作,心想“佛祖果然显灵了”。没想到走进区委,等待他的却是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宣布对其审查调查的决定。

2个多月后,重庆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吴德华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其中,通报中罕见地点出他丧失政治立场,购买、私存反动杂志,传播政治谣言,加入非法组织,企图自创歪理邪说,大搞封建迷信,热衷占卜打卦等问题,引发了极大的社会关注。

1993年,吴德华加入中国共产党。1998年至2003年,吴德华到香港理工大学做访问学者,随后攻读博士研究生,接触并经常观看、阅读反动影片、杂志,认为这些反动内容才是言论自由的表现,理想信念开始发生动摇,政治上的“两面性”初现端倪。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丧失政治信仰,失去了政治灵魂和精神支柱”,党员意识消亡殆尽,已经到了自绝于党的危险地步,是个政治上彻头彻尾的“两面人”。

理想信念的“总开关”出了问题,歪理邪说乘虚而入,这位拥有香港理工大学博士学位的党员领导干部,不信马列信鬼神,将占卜打卦那一套搬到工作、生活中,在信奉封建迷信的路上越走越远。从2009年至案发,吴德华为祈求平安和仕途顺利,经常到山西、安徽及重庆等地寺庙烧香拜佛。长期在车上摆放佛像,在家中专门设置佛龛供奉,与前妻离婚分割财产时,仅将该尊佛龛带走供奉至租住房,坚持早晚上香礼拜。

其间,他加入非法组织,宣扬封建迷信思想,坚持每天打坐“修行”。并利用时任渝北区建委主任的职务之便,为修建封建迷信组织场所提供帮助。其后,吴德华试图将佛教、道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等宗教教义进行融合,自创歪理邪说。

从政治变质走向经济贪婪,进而道德堕落,生活腐化,这位具有高学历的年轻领导干部,以十多年的从政经历,画出了一条令人惋惜的蜕变轨迹。“在这条路上,我挣扎过,彷徨过,可还是一边挣扎一边堕落,最终越陷越深。”吴德华的忏悔也许有几分真心,可惜为时已晚。

从知名教授到正厅级官员 他的官做大了思想境界却开始退化

栾庆伟(资料图)

辽宁省抚顺市原市长栾庆伟踏入仕途之前,是一个出色的学者,30多岁很快从助教、讲师晋升到副教授、教授,成为大连理工大学甚至全国比较年轻的博士生导师,并被任命为大连理工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至今在各大学术期刊上,还能检索到他发表的论文。因为能力突出,踏上仕途后,他也为人们看好,认为他会干成一番事业。

2001年栾庆伟完成“跨界转型”,担任大连市信息产业局副局长(主持工作),后来历任大连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党工委书记等职,2013年任抚顺市市长,成为正厅级干部。然而,官做大了,他的思想境界却停滞不前,甚至开始退化。在他思想深处,出人头地,做“人上人”的愿望变得越来越强烈。

2007年5月,栾庆伟调任大连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并明确为副市级干部。据当地人士介绍,出任园区一把手后,栾庆伟变得霸道起来,经常当众呵斥下属,他主持的会议,如果有人迟到,还会被罚站。他身上的儒雅之气虽说还在,不过兴趣却发生了改变,每天中午坚持学外语的习惯不见了,倒是对收藏古玩字画颇为热衷。

最想得到的,最害怕失去。栾庆伟对权力、金钱的追求永不满足,正是这种贪得无厌,使栾庆伟心中充满了欲望和动力,不惜使出浑身的解数。为了“得偿所愿”,他严重违反政治纪律,无视组织纪律,更背弃了对党的信仰,“不问苍生问鬼神”,大搞迷信活动,试图借助“超自然或神秘力量”,为自己增添“成功”的筹码,让贪欲得到最大的满足。

“迷信心态”引领下,栾庆伟抵制各种诱惑的能力急剧下降。他严重违反生活纪律,趁妻子、儿子在国外期间,与两名女人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并育有一女。为了满足这两个女人对金钱的需要,他利用手中权力疯狂敛财,给她们买房买车,供其大肆挥霍。

“栾庆伟的德与才,是无法匹配和驾驭手中的权力的,他最终成为权力的俘虏,是必然的。”栾庆伟案发后,他的同事这样告诉执纪人员。

栾庆伟“落马”后忏悔说:“总觉得,行贿受贿社会上很普遍,是人之常情,没什么了不起。别人不出事,怎么就偏偏我出事。而且这种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都是自愿送的,甚至是三番五次、推都推不掉,又不会有人告发检举,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曾经的医学专家发表奇葩受贿论:送的钱越多自己“价值”越高

王乃平(资料图)

广西中医学院原院长王乃平,58岁,在日本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后于1989年归国,是一位在广西中医学界享有较高声誉的医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也是广西中医学院任职时间最长的院长。作为一名医学教授,王乃平在学术上颇有建树。他担任过中华中医药学会常务理事、广西中医药学会会长等职务。主持和承担多项国家和省部级科研项目,在重要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40多篇,出版专著和主编教材6部,获省部级科技成果奖5项。

正是他在学术上的成果,让他错误地认为,自己在全国是小有名气的医学专家,而且对广西中医药事业发展作出过一定贡献,是个非常有“价值”的人,有关部门应该不会“动他”。于是,他在犯罪的道路上越滑越远……

“在中医学院多数人的眼里,我是一个好院长、好老师。可是,这一切突然之间就坍塌了。昨天的好院长、好老师成了阶下囚,他们是不是会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在接受调查初期,王乃平首先想到的不是如何交代问题,而是担心别人对他的看法。

办案检察官问过王乃平一个问题:“你是正厅级领导干部,又是专家学者,生活水平比较高,为什么还要收受贿赂呢?”

王乃平的回答语出惊人:“哪个受贿者是因为太穷才受贿的?受贿固然可以使生活水平得以提高,但体现所谓的‘价值’恐怕才是受贿的真正原因!因为有权有势,别人才会给你送钱;送的钱越多,自己的‘价值’才越高。”

就是在这种错误的“贿金体现价值论”指引下,王乃平对行贿人来者不拒。2012年5月16日,广西南宁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广西中医学院原院长王乃平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50万元。法院审理认定,王乃平在担任广西中医学院院长和正厅级调研员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人民币170万元、澳元4万元、美金2万元及一套价值1.78万元的北京奥运纪念币。

“80后”副局长的沉浮人生:曾是“清华学霸”前途不可限量

肖明辉(资料图)

2012年7月3日,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洋浦经济开发区规划局原副局长肖明辉受贿案。此案在海南备受关注。缘由在于“80后”的肖明辉是清华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工作仅两年,便在28岁时就任了洋浦经济开发区规划局副局长,因业绩突出,曾被评为“洋浦十大杰出青年”、海南省“十大杰出青年”等荣誉称号,获得“海南青年五四奖章”。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昔日被领导和同事认为“前途不可限量”的“80后”副局长,却因涉嫌受贿千万元站在了法庭的被告席上。

1980年10月出生于湖南省衡阳市的肖明辉,于2002年毕业于郑州工业大学土木工程系,后以优异成绩考入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2006年获得工学硕士学位。肖明辉的研究生同学绝大多数都选择留在北京的大型国企或国家机关。肖明辉也曾有不少机会,但他“迷恋”洋浦——这块中国改革开放试验田的热土。2006年,作为引进人才,肖明辉进入海南省洋浦经济开发区规划建设土地局,担任建设工程管理主管。

凭借扎实的专业基础,肖明辉求实创新、迎难而上,表现出了很强的组织、协调和执行能力。因此,当洋浦保税港区建设安置房及配套公共服务设施项目确定后,组织将这副重担搁在了他的肩上。然而,谁也未曾料到,正是这个总造价高达5亿元的安置房项目,会使“杰出青年”肖明辉走向腐败泥潭。

检方认为,肖明辉在担任洋浦规划局副局长期间,利用担任EPC总承包项目负责人、业主代表等职务便利,多次伙同张某某非法收受他人财物1611万余元,单独收受他人现金6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触犯刑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对检方的指控,肖明辉当庭认罪,表示对指控的事实无异议。在庭审最后阶段,肖明辉眼眶湿润,当庭忏悔,希望法庭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

“我曾经很努力地工作,在组织的培养下成长、进步很快,但是一时贪心误入歧途。如今,我内心充满愧疚,我辜负了组织的培养和上级的信任。”庭审结束后,肖明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流着眼泪说,“我的两个孩子,大的刚学会走路,小的才3个月,很对不起家人……”

据参加过庭审的一位知情人士称,第一眼看肖明辉,很难将这个32岁的年轻人与受贿千万的贪官联系起来。这样一位表现出色、为当地规划建设作出过突出贡献的名校高材生、“海南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短短几年间就沦为阶下囚,肖明辉过山车似的人生经历不免让人唏嘘不已。

“博士后”副局长以“代孕”为名 与多名女性进行钱色交易

李福荣(资料图)

获得博士研究生学位、拥有博士后流动站科研工作经历、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现年55岁的内蒙古包头市林业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李福荣曾因较为辉煌的学术经历而被当地人称为“学者型官员”。

内蒙古自治区“新世纪321人才工程”人选、内蒙古自治区深入生产第一线做出突出贡献科技人员、内蒙古自治区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内蒙古自治区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一期建设先进个人、正高级园林工程师……因为在业务方面的卓越成绩,李福荣在2002年已被任命为包头市林业局副局长,完成了从技术员到林业局副局长的完美转身。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光环笼罩、荣誉等身的“优秀人物”,多年来,却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巧妙借助“绿色”之名谋“黑色”腐败,让人颇感意外。

2018年7月,包头市纪委监委成立专案组,对李福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审查调查。经查,李福荣在担任包头市林业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期间,违反廉洁纪律,长期以他人名义承包、租赁土地,经营多个苗圃、出售苗木谋利,挂靠多家园林绿化企业在包头市、鄂尔多斯市和乌兰察布市等地承包多项绿化工程,违规从事营利性活动,以“代孕”为名,与多名女性进行钱色交易;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生育三名非婚生子女;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职权骗取国家资金,涉嫌贪污犯罪;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涉嫌受贿罪。

作为一名有着22年党龄的领导干部,李福荣把党纪党规抛在脑后,在高压反腐态势下,不思进取,反而蜕化变质,贪婪之心日渐战胜理智,既想当官、又想发财,长期“亦官亦商”,贪婪攫取巨额经济利益,违规从事经商营利活动,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知止、不收敛、不收手,情节特别严重,性质特别恶劣。

接受审查调查期间,李福荣不止一次表示,忽视学习,心浮气躁迷失了人生航向。作为具有博士学位的高级知识分子,李福荣背弃理想,丧失信念,在政治上变质、经济上贪婪、道德上堕落、生活上腐化,目无法纪、滥用公权。正如他后来所忏悔道:“理想信念滑坡、精神开始懈怠、思想开始麻痹,沾染上坏习气,并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是我走上违纪违法道路的根本原因。”

(资料整合自中国纪检监察报、检察日报、内蒙古纪委监委网站等 组稿人:李源)

编辑:张蒙生

返回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