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淑章:渊博的文学教授 率真的语文老师

来源:正北方网 查看数0 放大 缩小

7.24.3

82岁的李淑章教授睿智健谈,是一位令人敬重的学者。内蒙古师范大学语言文学教授、内蒙古汉语言文学研究会名誉主席、内蒙古国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人民教师奖章获得者……李淑章教授身上贴着诸多耀眼的标签,然而在对他的采访中,我感受到的却只有平和、正直、博学的师者风范。3个小时的采访,李淑章教授完全打乱了我的采访套路。既然不能按常规去描述这位学识渊博、德高望重的老人,那索性就用他讲述的几个故事,来勾勒他的形象吧。抛开身上的标签,李淑章是个一生致力于推广运用好祖国语言文字的普通老师。

[初识其人]率性可爱

采访李淑章教授是件压力颇大的事情。光是李淑章教授的个人简介,就足以让每个文字工作者毕恭毕敬地仰视。据说,《北方新报》总编辑每年写新年献词时都要仔细检查,生怕被李淑章教授挑出语言上毛病,这更让记者担忧自己会露怯。怀着忐忑和敬仰之心,在酷暑的午后,记者来到了李淑章教授位于水源街的家。在一栋老楼门口,满头白发、瘦削却精神矍铄的李淑章正等待着记者。随他到了二楼的家中,映入眼帘的是满屋子的书。落座后,李淑章教授问道:“吃雪糕么?”记者迟疑了一下,说:“不吃,伏天吃寒凉东西容易伤肠胃。”“那喝咖啡吧,是海南咖啡,我比较喜欢海南咖啡。”记者实在说不出“过了25岁咖啡我也很少喝了,喝咖啡容易心悸。”记者心想,这位82岁的老爷子还真是任性生活啊!

寒暄过后,照例是介绍这次采访的缘由:“为了宣传报道自治区成立70周年取得的辉煌成就,本报开设‘草原群英’专栏,采写自治区成立70周年来,在各行各业取得成绩、做出贡献的人们。报社领导特意安排我来,给您做个专访。”“领导安排写个自己不感兴趣的稿子,是不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呢?”“呃……其实也不是,我本来也对您的经历很感兴趣。”“那你对我哪些经历感兴趣呢?”“您在教学和著书方面取得了如此大的成绩,背后一定有很多感人的故事。”“其实不是的。”……

开场的交谈,就完全打乱了记者既定的采访套路——讲述个人的成长和工作的经历、多年语文教学的心得和经验、对自己传道授业和著书立说的评价、教书过程中的故事……而事实上,3个多小时的采访,记者并没有完整地得到想了解的内容。李淑章教授3个小时的讲述信马由缰,为记者呈现的是他的思想和理念所在。索性,就通过讲述他一生中最喜欢做的3件事——讲课、写作、读书,来勾勒这位与众不同的学者吧!

[为师之道]以德服人

李淑章1935年出生在山西省右玉县,少年时代与家人逃避战乱来到了归绥市。在归绥市,李淑章读完了小学和初中。因为家庭经济困难,李淑章中学毕业后选择了师范学校。少年时代,李淑章就显现出文学方面的天赋,没上小学前就认识1000多个汉字,上了小学可以用文言文写作,师范学校时期更是学校里小有名气的才子,文章写得颇好。

从师范学校毕业后,李淑章主动要求去偏远的呼伦贝尔盟从教,之后被分配到阿荣旗那吉屯中学当语文教师。几年之后,李淑章调回呼和浩特市,从事中学语文教育直到1983年。后调入大学任教,于1995年退休。教书期间,李淑章不但桃李满天下,还笔耕不辍,在报纸杂志上发表了大量的文章。退休后,李淑章也并没有离开三尺讲台,而是在各种讲座中继续传授着他的知识和理念。

在教学方面,李淑章主讲“现代汉语”“古代汉语”“写作”“演讲学”等课程,是自治区高中语文教师继续教育和全区骨干教师培训的主讲教师。调入高校后,他多次为中学和师范院校师生讲授语文课和语文教学艺术,并经常受聘到各盟市指导语文教学。50年来,李淑章一直从事中学、大学语文教育工作。1985年被评为“内蒙古自治区优秀教师”;1986年被评为“全国职工教育系统先进教师”;1993年被评为“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同年被授予“人民教师”奖。

如何当好一名语文老师这个课题,李淑章用了50多年的时间潜心去探索。初为人师时,他感悟到比学识渊博更为重要的,是一个老师的人格魅力。青年时代和自己的老师发生的两件小事,让李淑章至今难忘,也成为了他教师生涯中激励自己的标杆。第一件事情是,在师范学校读书前,李淑章的母亲早逝,父亲和家人又搬回右玉县,家庭经济愈加困难。有一年假期,李淑章因为没有回家的路费而留在了呼和浩特。当时,校长常生耀巡查学生宿舍时,了解了李淑章的情况,于是领着李淑章到总务处,领了3元钱的路费,对他说:“回家去!”。李淑章给常校长深深地鞠了一躬,眼泪夺眶而出。那一年,李淑章坐车回了家,见到了朝思暮想的亲人。

第二件事是,刚到阿荣旗那吉屯中学当老师时,李淑章带的行李最单薄,当时的校长张忠民在检查宿舍时,发现了这一情况,于是让李淑章去总务处那儿领钱,买个被子。李淑章用这笔钱买了一条毛巾被,这条毛巾被的温暖他至今都忘不了。几十年后,李淑章给校长们讲课,还会拿这两件小事举例,告诉他们应该做这样的校长。李淑章当老师的几十年中,他也是这样要求自己——为人师,先要以德服人。

[治学之风]勇于承认错误

对学问的认真与探究,是李淑章一辈子孜孜不倦的事业。李淑章说,他最大的特点是:自己认为对的,一生坚持;发现自己错的,勇于承认。李淑章不拒绝任何地方的讲学邀请,只有一个要求——要按他的想法去讲。

李淑章给记者讲了个小故事。2010年,他应邀到包头举办的一个关于小学语文教学的赛事做点评。在面对700多人的点评中,李淑章提到老师们讲的一篇小学六年级的课文《伯牙绝弦》,写的是伯牙和钟子期的故事。在授课中,几个老师都没有提到“俞伯牙”3个字。李淑章看到课文后的“资料袋”明明写着“俞伯牙和钟子期相传为春秋时代人……”于是,他在点评时说:“讲伯牙时为什么不告诉学生他姓俞呢?钟子期姓钟,你不说伯牙姓俞,会让学生误以为他姓伯。”

活动结束后,一名老师向李淑章提出:“李教授,我看到有人说,伯牙就是姓伯,说他姓俞,是冯梦龙杜撰的。”李淑章当时吃了一惊。之后,他通过查阅典故了解到,《列子》《吕氏春秋》等书都没有见到“俞伯牙”的字眼,那位老师说得完全正确。可是,讲座结束,没有更正的机会了,李淑章十分着急。不久之后,李淑章写了一篇名为《我的检查》的文章,刊发于《北方新报》,希望能更正自己当时的错误观点。

[钟情之事]读书写文章上课

李淑章说,自己这一生最钟情于3件事——读书、写文章、上课。要做好这3件事,就要做到“三舍得”,即“舍得花时间、舍得动脑子、舍得花钱”。他一生的大部分金钱和精力都用在了这3件事情上。从童年时代起,李淑章就酷爱读书,上学时二姐给他3元钱,他用一元多钱买了本《普希金文集》,那是他买的第一本书,也是一生最珍视的礼物。工作后,李淑章用大部分的工资买了书,读万卷书让李淑章的精神世界丰富起来。如今,在李淑章家,最多的还是书。记者看到,在他家光是字词工具类的书,就有100多种。拥有丰富的知识积累,才是教书育人和著书立说的基础。

李淑章记得,刚到那吉屯中学当老师时,他21岁。当时有个带他的老师叫丁超云。丁超云老师给他布置的第一堂课的任务是,讲好3个问题:什么是语文?为什么要学好语文?怎样学好语文?为了这一堂课,李淑章准备了两个星期,那一堂课,他也取得了极大的成功。而丁超云老师留给他的3个问题,也让他思索了50多年。

李淑章从70年代起,开始出版专著和主编书籍,其作品有《文言虚词例释》《文言短文百篇译解》《中华赤子佳话》《演讲学》《中国古典文学人物形象大辞典》等。2001年和2003年,呼和浩特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组织编写的家教系列读物《家长学校读本》共3册,李淑章担任主笔;3册书共55万字左右,他撰写了10万字左右。该读物填补了呼和浩特市家教教材的空白。此外,李淑章先后在全国重要报刊上及内蒙古社会科学、内蒙古教育学学报、内蒙古师范大学语文学刊、内蒙古政协等刊物上发表人文方面的论文100余篇。

如今,耄耋之年的李淑章仍在讲课、写书。他说,自己最大的理想是让祖国的传统文化得到重视和普及,让古代经典的诗词散文在中小学语文教育中的分量增加。在李淑章看来,语文这门学科,不仅具有工具性,更具有人文性,它承载着5000年传统文化中“文以载道”的理想。(文·摄影/大草原融媒体记者 查娜)

编辑:刘文峰

相关阅读:
留言互动

登陆(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