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能太: 阿拉善“毒草治理之父”

来源:内蒙古日报 查看数0 放大 缩小

达能太在采集标本。

记录植物标本信息。

小学三年级辍学,18岁成为工农兵大学生,后来被阿拉善当地牧民誉为“毒草治理之父”,达能太就是一个传奇。

把害草变成宝贝

夏天,阿拉善的太阳早上5点半就升起来了。在这之前,达能太常常已经骑着电动车到了草原上。

找到要采的植物标本后,达能太跪在地上,用力拧着自己设计的标本采集箱上的螺丝。他已经60岁了,像年轻人一样蹲着已经很费劲了。

标本箱是达能太走到哪儿都要携带的,半边是箱体,半边是差不多1寸厚的草纸压层,重量超过了8千克。

“采下的植物标本是不能晒干的,把它们夹到草纸中间,通过草纸把水份吸干,能保持标本的原来形态。”达能太打开标本箱,里面有尺子、剪刀、扳手、胶带、手套等10几种工具。

工具箱中的几节空铁管显得很另类。达能太介绍说,那是他为了适合标本箱的大小专门制作的,遇到徒手无法够到的标本时,可以通过连接铁管,再接上特殊的剪刀组成高枝剪,就能够采到标本了。

达能太说,他的标本箱由自己纯手工制作,独一无二。

“这个是疯草,羊和马吃了这种草以后会像人醉酒一样疯疯癫癫,然后抽搐死亡。”达能太指着一棵草介绍说。

疯草又叫醉马草,在阿拉善是一种常见的有毒植物。2004年,阿拉善左旗北部乌力吉、银根、图克木、巴音洪格日等苏木曾发生特别严重的疯草中毒情况,近7万头(只)牲畜中毒,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但是现在,在阿拉善,疯草已经变成了牧畜饲料的重要成份。这得从达能太的研究成果说起。

“疯草的蛋白质含量高,跟苜蓿差不多,是一种很好的牧草。通过高温将它的有毒成份苦麻豆毒破坏以后,将其制成颗粒饲料,能有效解决阿拉善地区牲畜的蛋白质缺乏问题。”达能太介绍说。

牲畜的蛋白质缺乏问题一直困扰着阿拉善的牧民,所饲养的不少母羊为了补充蛋白质,把小羊羔的毛都吃光了。另一方面,富含蛋白质的疯草在过去一直都是有害植物,牧民们想尽办法要除掉它。要么人工去挖,要么用药去除,不但除不尽,还破坏草场。

达能太的研究成果现在已经得到了工业应用,企业也开始以1公斤5元钱的价格向牧民收购疯草。“这不但让牧民在处理疯草的时候有了经济收入,还能有效缓解牲畜的蛋白质缺乏问题,一举两得。”达能太说。

开创当地药物解毒先河

达能太出生于阿拉善左旗查干布拉格苏木,由于家境困难,他只上到小学三年级就辍学了,可达能太从没放弃学习。1975年,因为表现好,他被保送到宁夏农学院成为了一名工农兵大学生,专攻畜牧兽医专业。

为什么是畜牧兽医专业呢?这跟达能太儿时的经历有关。“大约10来岁的时候,我在家放牧。有一次,家里的骆驼和马吃了毒草,趴下就不动了,后来马也死了,骆驼也死了。”达能太说,从那时候开始,他就想着要解决毒草的问题。

“以小学三年级的文化底子,加之学的是蒙古文,莫说深奥的专业课,就是面对来自天南海北的讲师教授的地方口音,也让我听不太懂而如坠云雾。听不懂,怎么办?我采取了抄讲义的笨办法。”回忆自己的工农兵大学生涯,达能太这样说道。

在近3年的学习生活中,达能太很少在晚上12点以前睡觉,把全部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通过反复抄写,达能太硬是将那些铅刻油印的讲义记了下来,然后通过虚心求教或查字典,弄懂了这些知识。毕业后,达能太回到家乡当了一名兽医防疫员。

上世纪90年代,阿拉善左旗草原毒草肆虐,牲畜由于误食毒草中毒死亡的事不断发生。达能太为了减轻牧民损失,义无反顾地闯进了毒草研究这个当时鲜有人涉及的研究领域。

一次,达能太来到阿拉善左旗乌力吉苏木,一位老大娘含着泪对他说,草场上的毒草把他们害苦了,牲畜没法放了。也人工挖过,但没有解决问题,毒草越长越厉害了。“听到这些话,看到毒草肆意生长给牧民造成的巨大危害,我感到锥心的刺痛。”达能太说,他暗下决心,一定要竭尽所能,解决毒草危害问题。

从那以后,达能太常常外出采集毒草标本,观察中毒牲畜。他还多次穿越腾格里沙漠、乌兰布和沙漠,翻越贺兰山,实地调查毒草,收集标本,拍摄照片。

为了掌握更多的素材,达能太还走访老一辈兽医工作者,查阅了有关家畜中毒的大量资料。功夫不负有心人,达能太先后撰写出《阿拉善左旗有毒植物中毒病》一书和53篇研究论文,得到了国内专家的广泛关注。

在研究毒草期间,达能太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动物科技学院合作,对毒草的有毒成份、营养成份进行了系统分析,搞清了其有毒成份。此后,他利用3年时间反复研究试验,研制出了“F·Z·C”解毒散,开创了当地药物治疗动物中毒的先河。

初心始终如一

初次接触达能太的人,都很难想象,眼前这个穿戴就像牧民一样朴实的人,能用蒙、汉、英3种文字撰写论文。在这了不起的成就背后,是始终不忘为牧民解决问题的初心。

为了查阅国内外最新资料,达能太在39岁那年,同上初一的二女儿一同坐到了阿拉善左旗第二中学的教室里,从字母开始苦学英语,直到能够阅读英语资料,能够用英语撰写论文。

由于研究毒草是达能太自行确定的课题,所以在研究过程中,经费都需要自己出,全家生活因此一度陷入困境,欠下了许多债务。家里的日常生活用品,相当一部分是靠亲友接济的。

说起那时的困难,达能太的妻子敖云其木格说:“那时连菜都买不起,愁的呀。我们一家人穿的衣服都是邻居和单位同事给的。”旗兽医站领导为照顾达能太,安排他的妻子烧锅炉、看澡堂。每当在家时,达能太还会替身体不好的妻子工作,他的许多研究成果和论文就是在锅炉房和浴室外门厅内完成的。

后来,为了能利用网络查找资料、与其他专家快速交流,达能太购买了1台带打印机的旧电脑。为了这800元的支出,他与从未发生过口角的妻子红了脸,最后妻子还是顺从了执拗的达能太。

就是这样的坚持,达能太完成了对小花棘豆、牛心朴子、绵羊披针叶黄花3种毒草成分及动物中毒解毒方法、毒草利用的研究,经专家认定,成果达到了国内同类研究的先进水平。

通过反复试验,达能太还成功研制出了有毒植物与禾本科植物、麸皮等混合青贮的饲料配方,不仅能避免牲畜中毒,牲畜食后还上膘快。

在2004年阿拉善左旗北部银根等4个苏木的近7万只牲畜毒草中毒事件中,达能太与同事们用“F·Z·C”解毒散对2.8万只牲畜实施了解毒救治,为牧民挽回了700余万元损失。

不只在阿拉善盟,在陕西、青海等省区,达能太研制的这种解毒药也得到了广泛应用,累计为牧民挽回了数千万元的经济损失。

达能太就快退休了,但是他没有停下毒草研究的步伐,现在他正准备把阿拉善地区已知的100多种有毒植物全部进行人工养殖,以方便开展科学研究,可这需要花费很长时间。达能太说:“我的初心就是想把这个问题搞清楚,解决掉,让牧民不再因此而受损失。”这个初心始终如一。

(马少林 章奎 刘宏章 图片由记者 王鹏 摄)

编辑:刘文峰

留言互动

登陆(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